#誘餌
#玉堂
沈楨沉默了一會兒,什麼也沒解釋。
陳崇州有資本猜忌接近他的女人是想傍上他,畢竟他這款,硬件和軟件確實吸引異性。
長得帥,有錢,女人圖謀不軌的概率就大了。
「陳教授,我丈夫的病,你轉交其他醫生吧。」
陳崇州波瀾不驚看向她,好半晌,「自證清白?」
沈楨沒否認,他意味不明勾唇,把周海喬的病歷給她,「生-殖科廖坤,提我的名字。」
陳崇州還算有良心,不知道是不是出於補償心理,到底佔了沈楨的初夜,他介紹的廖坤是本院男科的二把刀,一把刀是他自己。
這倆人,出了名的「一號難求」。
廖坤接診的挂號費高,而陳崇州接診完全憑心情,經常不坐班。
看他那輛座駕,也不指望這點工資糊口。
廖坤好奇,「你是陳教授的親戚?」
沈楨笑了笑。
廖坤開始深度扒皮陳崇州,「陳教授的成名手術,他對你講過嗎?有個男病人,先天發育不良,三十多歲沒談過戀愛,起反應了才三厘米,陳教授親自主刀,接成了六厘米。」他單手扶眼鏡框,「雖然還是小,也是醫學的奇蹟啊。」
沈楨不好意思搭腔。
她不太懂,上午偷偷問喬麗,一隻半手的長度算怎樣。
「周海喬?」喬麗讚歎,「男人中的王者啊,怪不得你死磕他。」
沈楨想,那陳崇州挺厲害,自己竟然歪打正着撈上他了。
男科天天人滿為患,可見那方面不及格的男人挺多,除了渣,陰,陳崇州絕對屬於滿分。
廖坤翻看周海喬的病例,「讓陳教授給你老公治啊,他的醫術比我高明。」
沈楨正愁沒法回答,陳崇州的聲音在診室外響起,「廖主任,多費心。」
廖坤從桌後站起,「是你什麼人啊?」他口型像是前女友,但礙於沈楨在,憋住了。
陳崇州撂下仨字,「少打聽。」
廖坤看沈楨的眼神因此帶了點玩味。
在醫院折騰大半天,她回到家周海喬還沒回來,電話也關機。
凌晨一點,周海喬的朋友曹睿聯繫沈楨,讓她去新世紀酒吧接人。
周海喬的酒量在各個飯局上練出來了,需要去接的程度,基本神志不清了。
等沈楨趕到酒吧,發現何婭也在場。
這是沈楨得知她插足之後雙方第一次見面,顯然這場酒局有她的一份子。
不過何婭沒惹她,只裝不認識。
周海喬雙目無神癱在沙發上,曹睿起身招呼沈楨,「他喝了兩瓶威士忌,剛吐完。」
沈楨沒動,「誰攢的局。」
曹睿明白她介意什麼,挺為難的,「海喬手上的一個項目出岔子了,借酒澆愁呢。」
真是情深義重。
麻煩纏身,還惦記着陪何婭。
沈楨壓下脾氣,沒和他吵,「周海喬,跟我回家。」
周海喬不知受了什麼刺激,掙脫了沈楨,抱住何婭大叫,「她不離,沈楨不同意離婚!她非要和我耗下去!」
所有人鴉雀無聲,直愣愣看着。
沈楨推搡他,「別胡說八道了!周海喬,你還要不要臉?」
周海喬已經分辨不出誰是誰了,「沈楨死纏爛打,我早就煩透她了!」
眾目睽睽下打臉,打得沈楨太難堪了,她用力扯周海喬胳膊,「你就這麼想離?」
周海喬紅着眼,氣喘吁吁。
誰都沒想到這樣巧合,陳崇州今天的生日,恰好也在這家酒吧。
他端着高腳杯,站在燈紅酒綠的走廊,注視這一幕。
鄭野在他旁邊,摟着一個女孩,不是攔車那個,是一個骨架肥碩的洋女人。
這類人,換女伴和換衣服沒區別,處處留情,又從不動情。
沈楨覺得丟人丟大發了。
偏偏陳崇州那副神情,一臉高深莫測意猶未盡,怎麼看怎麼讓她不舒服。
「熱鬧好看嗎?」
陳崇州打量她片刻,「無意路過。」
沈楨不吃這套,「然後有意看戲是嗎?」
陳崇州笑了一聲,「你和那些女人還真不一樣。」他若有所思,「粗魯。」
他似乎也喝了不少,但沒有周海喬那麼醉,像三分醉,一開口,濃苦的酒味直逼沈楨。
她有個念頭,越來越深。
任何女人不是陳崇州的對手,尤其談感情,再精湛的心機,只要和陳崇州打擂台,不攻自破。
沈楨倒是沒見過連喝醉了也保持着風度的男人,清明的一雙眼睛,零星的迷離,他能看穿你,你半點也看不透他。
再一瞧周海喬,被捅一刀都醒不了。
陳崇州帶着幾分**的味道,指腹撫摸過沈楨的嘴唇,她沒有化妝,淡淡的粉白,比艷麗的紅更撩人,「你對你丈夫也這麼粗魯。」
他始終在分寸內,可這個觸碰,因為這裡的霓虹和酒意,又欲得上頭。
陳崇州這種,離得遠遠的最好。
他像一把火,說不準什麼時候就燒上來,燒個半死,他卻安然無恙。
沈楨後退一步,「陳教授,你找地方醒醒酒。」
陳崇州悶笑,懶散得不像話。
她也沒當真,夜生活里的男人,沒一句真話,陳崇州估計是閑得找樂子。
有一回周海喬談客戶,秘書請假了,就帶沈楨過去,那群老總和二代子弟,形容女人是辣椒和豆腐。
辣椒太嗆,性子野,上癮快,後勁兒不足。豆腐太軟,沒挑戰,情致不足。於是總結了,麻辣豆腐類型的女人最有眼緣,辣中帶軟,軟中勁兒猛。
沈楨打心眼兒里膈應男人滿口騷話聊女人,可男人在酒後,都愛聊葷段子。
她架起爛醉如泥的周海喬離開,他嘴裏聲嘶力竭喊着何婭,像沈楨惡毒拆散了他們似的。
鄭野盯着她背影,「我終於明白你為什麼冒險找了一個有主兒的女人。」
陳崇州沒什麼表情,「先弄完的,後知道她結婚了。」
鄭野沒看夠,一直回著頭,「比乾巴瘦的有韻味,那身材肯定原裝,上次我帶回住處的模特一身假貨,剛趴下就錯位了。」緊接着問陳崇州,「你剛才又動心思了?」
「逗她。」
鄭野咂舌,「逗她沒事,別假戲真做了。」
陳崇州笑意極淡,「我會嗎。」
「日久生情這東西。」鄭野語重心長勸誡,「沒準兒。」
陳崇州往遠處走,沒出聲。
卡座上曹睿問何婭,「你什麼想法?」
何婭拿起周海喬用過的酒杯,「關你什麼事啊。」
「你老大不小了,好好嫁人,你甩了周海喬,你又攪合他家庭?」
何婭愛答不理,「是周海喬犯賤,他頂不住我的魅力,死乞白賴追我。」
鄭野聽聲音耳熟,指着何婭,「她不是在你醫院散播你謠言那蠢貨嗎?」
女伴問他,「什麼謠言?」
「和她處對象唄。」鄭野蠻得意,「我這哥們兒,成群的女人往他身上撲,手段無所不用其極。」
陳崇州視線掠過空了的酒吧門口,又漫不經心移開。
繼續閱讀:
https://www.ciaradance.com/xiaoshuo/ciar-24youer-347785.html
其它推薦:
#相親男變化莫測的臉色
#宦鴻桃
https://www.ciaradance.com/xiaoshuo/ciar-24xiangqinnanbianhuamocedelianse-503624.html
#閃婚成寵老公竟是千億大佬小說
#海彤戰胤
https://www.ciaradance.com/xiaoshuo/ciar-24shanhunchengchonglaogongjingshiqianyidalaoxiaoshuo-237030.html
#女神的護花狂醫
#醬爆魷魚
https://www.ciaradance.com/xiaoshuo/ciar-24nyushendehuhuakuangyi-243832.html
#封勵宴溫暖暖小說叫什麼名字
#江靜婉黃茹月
https://www.ciaradance.com/xiaoshuo/ciar-24fengliyanwennuannuanxiaoshuojiaoshenmemingzi-38636.html
#不太討喜的父親小
#蘇歡蘇齊
https://www.ciaradance.com/xiaoshuo/ciar-24butaitaoxidefuqinxiao-303941.html
#小說 #小說推薦 #小說心得 #求書